乌马尔克的进球首倡

萨拉瓦特·尤拉耶夫(乌法)- 海军上将(符拉迪沃斯托克)- 比分4:2 (1:0, 3:0, 0:2)

在本次播报的比赛前,萨拉瓦特队已遭受了四次连败。除了俱乐部的连续失败以外,另一情况一定也让乌法队的球迷们很担心。在八场比赛中,上赛季的球队最佳射手利奴斯·乌马尔克一次也没有进球。可以猜想,一旦瑞典球员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球队的最大问题就会得到解决。萨拉瓦特队在与海军上将队激战前只有16个进球,在本年度赛季中还没有一场比赛有超过三个进球的成绩。

此场赛前,乌马尔克对此次比赛很有信心,与他同样有信心的还有他的亲密伙伴安德雷斯·恩戈科维伊斯特与特姆·哈尔踢盖宁。在16分钟时,乌马尔克将球传给了给势如破竹的恩戈科维伊斯特,接着海军上将队的后卫出现了明显的失误,紧随其后,主场队前锋又毫不费力地战胜了尼基塔·谢列布里阿科夫。海军上将队在中场休息前造成了数次惊险的局面,然而比分并未因此改变。

在第2局,乌马尔克终于进球。海军上将队的后卫给瑞典人示范了如何正确瞄准,而他在进球之后的兴奋,完全不亚于萨拉万特队刚打进加加林杯决赛时的喜悦。中场休息前主场队还打进两球,于是,比赛开始进入了决胜局。然而,海军上将队丝毫没有气馁,德米特里·卢金与谢尔盖·巴尔巴舍夫又缩小了比分差距,尤拉耶夫队的优势变得并不明显。

正如乌法队期待乌马尔克进球一样,符拉迪沃斯托克队也期待能够在今年锦标赛内打进首球,这样一来远东球员们的成绩就会更接近主场队。然而,债姆斯·莱塔在四场比赛内并无进球,即在与萨拉万特队的最后决斗中他并没能够战胜尼可拉斯·思维得别尔格。

萨拉瓦特尤拉耶夫队的主教练伊戈尔·扎哈尔金:

我们的表现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打得不错,可是却没能够赢得比赛。幸运的是,我们今天进了球。第1、2局内我们表现都很好,打得很有纪律性,可在第3局我们又出现了不必要的暂停和失误,这是由于我们处在人数劣势的情况下。于是我们队开始停滞不前,没有再取得进展。但今天我们很高兴,我们赢得得了三分,这很不错。但是,与上一场相比我们的表现并没有很大的变化。是的,我们输掉了一系列的主场赛,只得到了4分。可是球员们完成比赛的质量与球员们的努力不能不让我感到惊喜。其中我们让戈雷格李恩额科与德尼斯·波德罗夫在比赛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在季赛之前他们还没加入我们队,但现在已经能娴熟表现。有一些参加过俄罗斯混合队的青年球员也已经恢复了状态。我们的运动状态并非最佳,但球员们高质量的击球让我们对未来非常乐观。

海军上将队主教练亚历山大·安德雷斯集:

可惜,今天我们队的速度不够。我们的对手更有活力,更有积极性。从这点看来,我们队在正面交锋、抓球过程当中存在一些问题。我认为这是主要的原因。

因为这是客场赛中最后一场比赛,所以您的队是精力不够吗?

是的,这是最后一场比赛,这已经是第六场比赛了,打完这场比赛就可以回家了。疲劳感随之积累,然而这种状态并没有出现在上一场比赛中。这一切都是由于疲劳。

可欧卡尔挽救汽车人队

汽车人队(叶卡捷琳堡)- 喀山雪豹(阿斯塔纳)- 比分 (1:0, 1:0, 0:2, 0:0, 1:0) 点球

三天前在阿斯塔纳安德雷·拉金的球员使得更换教练后的喀山雪豹队遭受了首次失败。尽管汽车人队在比赛过程当中需要扳回比分,但是最终客场队在规定时间内赢得了比赛。本场比赛中,65分钟时间并不足以在两队中确定胜利者。

毕塞初主场队有明显的优势,且第1局的射门对此做了完美的证明(16:3)。汽车人队仅有一次机会,却实现了进球,而且因为喀山雪豹队的主教练怀疑在彼得·可欧可乐在进攻球门时没有守门员的封锁,以至于裁判员重新查看了比赛录像。终于,此次进球被是算有效的。于是主场队继续进攻合尼李科·卡尔洛森的球门,而他英勇地回击了所有的进攻。在第2局内,守卫尼姑拉·体马首夫终于有效地完成了汽车人队长久的进攻,在这次锦标赛中开启了自己的进球统计。

在第2局最后几分钟内,喀山雪豹队开始加速,进行以二对一的进攻,而这一危险状况并没有被主场队发现。然而在第三20分钟时,情势发生了逆转,出现了意外的进球。这一球是被刚刚上冰场的布雷登·波切呢斯基打进的,在本场比赛的最后时段喀山雪豹队年轻的后卫伊利亚·罗坝诺夫先是从蓝线区域用强力射门扳回比分,却又在后来因失误成为本场比赛的罪魁祸首,并遭到判罚。

终于,到了点球大战来角逐胜负。汽车人队本赛季初最受关注的球员罗科·提切尔这一次在比赛规定时间内并没有突出表现,而点球激战中他也一无所获。打进此场赛首球的可欧可乐挽救了主场队。他8月23 号在今年锦标赛首场赛中已经用进球突破了自己。通过此场比赛的胜利,汽车人队占据东部联赛排行榜第二位,喀山雪豹队却仍是东部联赛排行榜的鱼腩。

汽车人队主教练安德雷·拉金:

很不满意丢了一分,因为进行了92次射门,只打进两个球,不是应该有的结果。就算在对方在球门前有坚固的壁垒,我还是认为,也可以将对方的防守击破,并且接连进球。再说,在第3局我们处于领先2:0的情况下,我们犯规惩罚,这导致了我们队被进了第一个球。这些都要改善。9场赛中我们队只赢一次,第3比赛阶段不能表示我们队没有力量。其实我们队的射门量是超越对手队的。可是按照得分来赢球我们还是不擅长。虽然我们赢了,但是还需要改善。

喀山雪豹队主教练哎杜尔德·占科夫:

今天的比赛有点像前一场。对方很有活力,特别在第2局时,我们队打得很艰辛。但是球员们很棒,在防守方面表现得很认真,很有纪律性。可惜,我们在进攻区域犯规,并且有多次不必要的暂停,于是我们在相当的时间内,是以劣势人数在比赛。可是,必须承认在第3局球员们竭尽了全力。在加时赛中我们打得很放松,我们队出现很多次被进球的机会,可守门员守得很牢固。我认为这场比赛观众会很喜欢。

索科洛夫首场胜利

尤格拉(汉特曼西斯克)- 迈特鲁格(新库兹涅茨克)- 比分1:0 (0:0, 1:0, 0:0) <\p> 这是尤格拉队主教练帕威尔·叶泽夫斯基辞职后球队进行的首场比赛。安德雷·索科洛夫进入教练组。他面对的是比他经验丰富的瓦列里·杰利普金教练,在杰利普金领导下库兹涅队已经完成了第6场比赛。

这场比赛并不是很好看,比赛中双方的守门员弗拉季斯拉夫·佛金与安德雷·卡列耶夫扮演主角。21岁的守门员最近成为了迈特鲁格队的“钢铁的抓球手”。此次他的表现也没有失误。况且对客场队的唯一进球就是被他打进的。亚历山大·乌戈利尼科夫从蓝线区域射门的球似乎要被迈特鲁格队前锋斯塔尼斯拉夫·谱图佐夫挡住,但是球从他的球杆处弹起来进入了卡列耶夫的球门里。

在此场赛末,客场队有机会扳回比分。比赛结束3分钟前尤格拉队的前锋亚历山大·阿克玛丽基诺夫犯规被罚下,但是,库兹涅队的人数优势仅维持了18秒——–裁判员因客场队前锋伊格纳特·杰木切呢科的假动作,而将他罚下。这次惩罚使迈特鲁格队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杰木切呢科并不认同裁判员的观点,比赛结束后与他发生争吵,于是被罚下10分钟。终于,比分没变,尤格拉队在本赛季中首次守住球门未被进球。

尤格拉队执行主教练安德雷·索科洛夫:

今天的比赛与上一次在新库兹涅茨克市的比赛相比完全不同。必须得说,迈特鲁格队是大胆的、年轻的队伍。他们会进行很有质量的、危险的反攻。我们队却很高兴赢得比赛并得到3分。比赛表现中有很多问题,我们将来会加以解决。

迈特鲁格对的执行主教练瓦列里·捷列普金:

今天我们队在与尤格拉队主场赛失败(比分1:7)后,试图进行战斗。我们计划在防守方面认真表现,且坚持了很久。事实上,所有人都期待我们球员进行反攻,可是没有,因此我们被进球了。在第3局试图积极反攻,可是在向球门进攻后被惩罚暂停。

为了周年的礼物

石化队(下卡姆斯克)- 火车头(亚罗斯拉夫尔)- 比分2:1 (0:1, 0:0, 2:0)

叶夫根尼·波比黑鹰的球员能够中断火车头队的一系列5连胜。亚罗斯拉夫队的教练在今年的锦标赛上首次考验了19岁的守门员安东·克拉索特金。在第1、2局内因主场队进攻不多,他很成功地击退了所有主场队的进攻。相反。火车头队很激烈进攻伊万·李素金。然而,40分钟内观众只看到了一个进球:在人数劣势情况下火车头队有效进行了迅速的反攻。马克西姆·托里波射门后,别德利·孔秋拉第一个将球阻回。在第2局内李素金的球门前防守更加激烈,以至于主场队不断犯规而被罚暂停。

但是,在第三20分钟阶段内一切都发生了反转。首先,石化队使自己球门远离危险,之后亚历山大·吉达罗夫摔了一跤,却有效完成了来自尼基塔·德乌列切呢斯基的传球,且在53分钟时,在石化队前锋迪米特里·马卡洛夫在球门前完成了历史性的一刻:他打进了KHL第100个球。他的队友们尽全力保持比赛状态,一直领先比赛直到胜利。自此,石化队进入了东部联赛决赛。

石化队主教练叶夫根尼·波比黑鹰:

我想恭喜球员们取得这艰辛的胜利!火车头队起初握有优势,而我们表现得有些放不开,而后来我们开始加速,发挥了气势并取得了胜利。很棒!

火车头队的主教练阿列克谢·酷搭设欧夫:

比赛初我们创造了很多机会,只需要实现进球。在第3局我们表现更加积极,可是后来我们逐渐退到自己的区域,于是将优势留给了卡姆斯克队。:“你不进球,就会被进球”。今天这一点应验了。

相关球队

Avtomobilist (Ekaterinburg) Avtomobilist (Ekaterinburg)
Admiral (Vladivostok) Admiral (Vladivostok)
Barys (Nur-Sultan) Barys (Nur-Sultan)
Lokomotiv (Yaroslavl) Lokomotiv (Yaroslavl)
Metallurg (Novokuznetsk) Metallurg (Novokuznetsk)
Neftekhimik (Nizhnekamsk) Neftekhimik (Nizhnekamsk)
Salavat Yulaev (Ufa) Salavat Yulaev (Ufa)
Ugra (Khanty-Mansiysk) Ugra (Khanty-Mansiysk)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