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鸿星队后卫袁俊杰接受KHL.ru访谈——有关自己通往大冰球的旅程、有关中国体育和昆仑鸿星这个说七门语言的友好集体。

随着赛季的进行,即使最激烈的怀疑者也不再质疑接纳中国昆仑鸿星俱乐部这家从零开始创立的冰球队加入联赛。弗拉基米尔·尤尔金诺Jr的球队现在表现良好,朝着季后赛努力地拼搏。球队的成员有将代表中国参加2022年冬奥会的中国冰球届明日之星。当下最出名的球员莫过于23岁的后卫袁俊杰——第一个在KHL打入进球的中国人。本身袁俊杰出生于北美,他的父母当时移民北美,在那他开始接触冰球。

01_20160925_SST_KNL_KRK 2.jpg

“打记事起,我就梦想成为一名职业冰球选手”

——您在温哥华出生。您的父母是如何到加拿大的?为什么移民?根还在中国吗?

——我父亲出生于香港,15岁便移民到温哥华。我母亲的家庭来自大陆,但漂洋过海已经大约50年了。但在大陆和在香港都有亲戚。

——家里还保留中国的传统吗?

——是的。我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他们知道很多我们现在参与的传统。我们是非常典型的中式家庭。这就是为什么我中文很好的原因。在加拿大有许多第二、三代华裔已经不会说中文了。而爷爷奶奶总是跟我讲中文。

——您是如何接触冰球的?这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异国的一项运动。

——我是第一批中国冰球球员。我父亲移民的温哥华,是冰球运动非常发达的城市,他和朋友一起看了温哥华加人冰球队的比赛,看到了球棍和球(加拿大不同冰球,也有叫“路”球或“街”球-прим. khl.ru)。我从两岁起学滑冰,我喜欢滑冰,而且我的父亲已经痴迷。当然,任何一个在加拿大打冰球的人都想成为职业选手。 

昆仑队——是让冰球在中国更流行的第一步。在家门口举办冬奥会提升冬季体育项目需要时间,但我认为,中国冰球队的未来是光明的。

——您的班里还有其他中国小朋友打冰球吗?

——正如我说过的,我是处于第一批中国冰球运动员的波涛之中,我周围有许多中国冰球运动员,当开始区别更高或更低的水平、联赛时,我是我们队唯一留下的中国人。在所有的球队中,我应该也是唯一的。

——从没想过从事其它项目的运动?

——从我记事起,我从三岁开始打冰球——那时起就想成为职业冰球选手。

——会不会很难将冰球与学习相结合?

——因为我是来自传统中式家庭,所以学习总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学习冰球的同时,我还学习了钢琴。但冰球是我最爱的活动。我想玩多久,父母就让我玩多久。但上冰场的前提是,我已经把作业都写完了。我中学念完,钢琴课也上完,冰球仍是我的唯一。

01_20161108_RIG_KNL_KOK 21.jpg

“在初级联赛中,我打过进攻,也打过防守”

——您现在打防守,也是后卫。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当我在更小的时候还在上学的时候,教练常常把我放到后卫的位置。但在锋线我也有实践,因为我喜欢进攻。在成熟的过程中,进攻和防守是一半一半的。在更高级的初级联赛中,我打过防守,但有半年,我打的是前锋的位置。教练喜欢我的进攻技能。因此,我即打进攻,也打防守,为锋线队员提供发挥的空间。我两个位置都很熟悉。

——您在西部冰球联赛(WHL)中初次登场的回忆如何?

——大概在选秀一年之前,我第一次打比赛,你知道,一整个赛季都在队里——这感觉太棒了。在这之前,你一个常规赛可以打上五场比赛。我为Tri-City Americans打了四场比赛,也打了季后赛。这太棒了:我当时15岁就被召唤了。 队里有一些像Jamie Benn和Tyler Myers的许多好球员。这个联赛已经和最低级的初级联赛非常不一样了。这是往前很大的一跳。 

我可以说我是中国第一大批冰球队员。我父亲移民的温哥华是冰球运动极其发达的城市。我两岁开始学滑冰。我也非常喜欢,而且,我的父亲已经痴迷。

——2011年您被温尼伯队选中。您出席了选秀仪式吗?

——是的。我当时在马尼托巴。我很幸运能去那里并被选上。

——您是第四轮,第119号选上。这符合自己的意愿吗?有没有感觉位置太靠后了?

——我觉得这没意义。第2轮或第5轮,有什么差别?我只是感到被选上就很幸福。

——在2013/14赛季,您在AHL为Toronto Marlies打了三场比赛。这离NHL已经非常近了……

——是的。队里有一些在NHL打了两三个赛季的球员,他们已经在NHL打了100多场比赛。这是非常棒的经验。

01_20161108_RIG_KNL_KOK 18.jpg

“在昆仑鸿星队日常用七门语言交流”

——你第一次听说昆仑队是什么时候?

——大概一年前听说KHL将有一只中国俱乐部。我当时想要是能邀请我就好了。

——回到故乡,这对您来说,是自然而然的选择吗?

——是的。我很幸运队里跟我联系了,然后我就在这了。这对我来说非常理想。我很高兴能为昆仑鸿星队打球。

——在KHL碰到从北美归来的球员了吗?

——是的。实在太多了。 

因为我是来自传统中式家庭,所以学习总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学习冰球的同时,我还学习了钢琴。但冰球是我最爱的活动。我想玩多久,父母就让我玩多久。但上冰场的前提是,我已经把作业都写完了。我中学念完,钢琴课也上完,冰球仍是我的唯一。

——昆仑鸿星俱乐部成员的构成来自各个国家。集体内部的交流有什么问题吗,有没有语言障碍?

——我们队里交流时用七种语言,一切运转正常——这是个有点疯狂的任务。但大部分队员都讲英文。中国球员需要翻译,他们不懂英语。许多俄罗斯球员英语也不好。但对我个人而言,带翻译是有帮助的——这点上没什么特别。并且冰球本身就是一名语言。球场上不需要说太多,队友之间就互相理解。

——昆仑队是出差最多的球队,完全是生活在飞机上。这样是有多困难?

——当然,这跟在北美有很大不同。我习惯了旅行。但主要是大巴车。飞机要飞五六七个小时——在北美是两个小时,最多3小时。这个对我来说,当然是新的体验。

06_20160927_CSK_KNL_VNB 21.jpg

——您对KHL的第一印象如何?

——球员们的精湛技艺令我印象深刻。速度非常快。这是非常高水平的冰球。我跟队友还有教练学习。很优秀的经验。

——昆仑队正一步一步创造历史。您在同斯巴达克队的比赛中打入了中国球员在KHL的第一粒进球。自己成为历史的一部分的感觉怎么样?

——中国球员在KHL中能获得机会这种感觉非常棒。但主要的是,这为中国球员将来加入 KHL打开了大门。数年后,我们将看到更多来自中国的球员,将会打入更多的进球。这应该会激励中国球员从事冰球,成为职业选手。

——请讲一讲弗拉基米尔·尤尔金诺夫Jr领导下的教练组的工作。他们的方法与您之前见过的有什么区别?

——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教练组。虽然我们有七门语言的障碍,但教练们不惜时间的帮助我们成为更加职业的球员。我很喜欢与他们共事。 

我们队里交流时用七种语言,一切运转正常——这个任务有点疯狂。但大部分队员都讲英文。中国球员需要翻译,他们不懂英语。许多俄罗斯球员英语也不好。但对我个人而言,带翻译是有帮助的——这点上没什么特别。并且冰球本身就是一名语言。球场上不需要说太多,队友之间就互相理解。

——您怎么看,完全一个由中国球员组成的队伍,需要多久?

——这个队伍,只是第一步。目的是让冰球在中国更流行。很难说需要多少时间。光靠一个球队也不可能让冰球在全中国流行起来。但我知道中国政府想要在中国推广冰球,他们为此做了很多,投入很多。2020年前,将建起数百个冰馆。在家门口举办冬奥会提升冬季体育项目需要时间,但我认为,中国冰球队的未来是光明的。

——你在球队里同谁交流最多?

——晚饭后我们大家坐一起交流,有俄罗斯伙伴,有芬兰伙伴。我们一个队很亲切,相处非常和睦。我已经交了很多朋友。可能,将来我将学会不少俄语,那时就可以跟俄罗斯朋友交流了。对他们来说,这样应该更方便点。

——体育——是您生活中的重点吗?

——当我还是更小的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职业冰球选手。现在我已经是了。这是我生活的中心。这是每天让我幸福的事情。我没看太远,就是尝试每天像一个球员那样去完善。

03_20161011_LDA_KNL_KHO 1.jpg

文档

袁俊杰

1993年3月3日生于温哥华。

履历:

Tri-City Americans -2008-2013

Toronto Marlies-2013

Orlando Solar Berz -2013-2014

Wheeling Nailers-2014-2015

Gwyneth Gladiator-2014-2015

Atlanta Gladiator-2015-2016

Idaho Steelheads-2015-2016

昆仑鸿星-2016-至今.

相关球队

Kunlun Red Star (Beijing) Kunlun Red Star (Beij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