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L press office KHL press office
Exclusive for khl.ru
KHL总裁在接受联盟新闻处采访时谈到了赛季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关的情况、KHL采取的步骤和未来的前景。

北京时间3月17日,KHL联盟根据国家体育部的建议、地区当局的决定并考虑到疫情的情况,决定暂停2020年季后赛次轮。

问:阿列克谢·阿列克谢耶维奇,为什么在莫斯科市长颁布第一限制性指令后,赛季没有立即停摆?

答:在回答问题之前,我要感谢所有支持我们联盟的人。世界正面临危险,人们还不知道如何正确应对。但有一件事是显而易见的:只有站在一起,考虑球迷、球员和俱乐部员工的安全,我们才能应对这种情况,找到最好的一条出路。

当莫斯科市长的第一指令被颁布的那天,距离我们首轮结束只差一或两场斯巴达克和莫斯科迪纳摩的比赛。经过深思熟虑权衡利弊,并与有关各方协商,我们决定打完首轮。当时的限制没有现在那么严格。联盟考虑了各种打完首轮的办法。  如何才能明确满足法令的要求,并允许包括球员、教练、工作人员和球迷在内的5000人在场?应该卖多少门票?应该优先考虑哪些球迷?这些问题都是挺难的,而且比赛开始前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结果,决定空场的形式来举行比赛。是的,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认为这是公平的。 

作为一名前职业冰球员,知道现场气氛有多重要,我可以说,球员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打球感觉都不寻常的。而且两队还是打出了一场十分精彩的比赛。包括我在内的数十万观众都可以通过电视和互联网上免费观看比赛。

问:联盟已经多次声明球迷和球员的健康是联盟的首要任务。同时,赛季并没有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而在不利的发展环境中停摆。为什么?

答:这场疫情迫使世界各地的许多联合会和联盟停摆。KHL面临着一个非常严肃的选择——继续举行季后赛,或者效仿许多联盟的做法,停摆赛季。如果我们来看看最近几天的新闻,我们会发现新的信息来得有多快。首先莫斯科市长颁布的指令,然后芬兰和哈萨克斯坦国家关闭边境,俄联邦鞑靼斯坦和巴什基尔陷入特殊状态。禁令并不在同一时间施行。我们完全相信在任何特定时刻都能确定局势有多危险的国家当局和专业机构。只有他们有能力正确评价形势。而且,如果没有直接的禁令,那么,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打下去。

问:首先联盟否认了赫尔辛基小丑拒绝继续参战季后赛,几个小时后,俱乐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这一条信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

答:在联盟否认时,俱乐部并没有拒绝参与季后赛。我们一直和俱乐部举行有会议和磋商,那时赫尔辛基小丑参战季后赛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但后来,俱乐部合作的保险公司报告说,如果3月16日去圣彼得堡的话,违反芬兰政府和芬兰卫生部的建议,整个球队的保险单就将被取消。­在那之后,俱乐部被迫拒绝参加比赛,俱乐部也是通过一封正式信立即通知了联盟。所以我看不见任何矛盾。 

问:KHL规程是否规定了此类情况?如果没有,联盟应该怎么应对?

答:没有。目前的情况是不可抗力。因此,我们根据情况准备了不同的方案,并且24小时几乎都在工作,因为任何方案都必须首先得到俱乐部的通过。

问:KHL在明确两队退赛后考虑了哪些方案?

答:我们有一个方案,把季后赛停摆一周时间,事实上,这个信息我们在和俄罗斯体育部会议前几个小时宣布的。同时,我们开发了一个方案,在这个方案中,六支球队分成两组,在33天内确定胜利者,首先是在循环赛中,然后是在半决赛和决赛中。这个方案还在我们的脑海中。但是现在为了能够实施这个方案时间更少了。

问:多家媒体和球迷的评论多数都是指责KHL在决策上缺乏独立性。您怎么看待?

答:KHL并不是孤立于外部世界。是的,目前的情况很特别。有些问题应该和其他组织一起解决,因为我们生活的许多不同领域都受到影响。因此,我们需要一个适合所有人的单一解决方案。

问:联盟正在考虑在没有两家俱乐部的情况下继续进行季后赛。如果努尔苏丹雪豹和赫尔辛基小丑球队不参加今年季后赛的话,那么此次季后赛有多正当?

答:我们先从这样一个事实来看,如果情况会改变,俱乐部肯定会想回来,我们当然不会阻止。但目前,我不认为他们拒绝参赛成为取消赛季的理由。其余六支球队的球员都参加了所有常规赛的比赛,并已经晋级了季后赛次轮。在这种情况下,这绝对不是他们的错。为什么我们要剥夺他们继续为奖杯而战的机会?如果赛季将继续的话,那么赛季肯定会有正当总冠军。

问:有报道说,一些球队的外援离开了,或想离开俄罗斯,不再打球。您能对这件事做出评论?

答:我认为,最好让各家俱乐部的领导自己评论一下。我就提醒一下,球员的合同有效期到4月30日。联盟和俱乐部都将严格遵守KHL规程。

问:接下来联盟打算做什么?

问:一切完全取决于随着疫情的蔓延情况以及国家当局做出的决定。正如我所说,我们有一个方案,六支球队继续进行次轮。只是现在我们需要试着再把这个方案在20日内实现,直到4月30日。也不能排除小丑和雪豹的回归,这样的话我们将开发一个新的方案。此外,我们有另一个方案,这方案里,我们将在4月30日后继续进行季后赛。我相信,我们能够对局势的任何变化作出迅速反应。如果决定生命和健康的危险已经过去的话,那么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打完我们的赛季。

问:如果联盟还是决定在6支球队进行次轮,是否有人担心所有的比赛都要等到4月30日后,就是球员和教练与俱乐部的合同结束后才能举行?联盟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答:劳动法没有规定因不可抗力而“冻结”合同。因此,合同必须延长到赛季结束。如有必要,联盟将会在与俱乐部协商后对联盟规程进行修改。而且这些修改必须得通过KHL董事会审批。

问:联盟是否考虑IIHF的目前尚未正式宣布取消或推迟2020年世锦赛的立场?

答:当然,这也是联盟在制定可能的季后赛形式时要考虑的另一个因素。我们正在等待IIHF的官方声明。

问:KHL是否存在提前结束2020年季后赛可能性?

答:是的,因为,我再说一遍,人们的健康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如果情况变得更糟糕,那么我们今年季后赛将无法产生冠军。但我希望一切会好起来。在球迷和球员的健康威胁解除后,KHL将尽一切努力继续进行赛季。

KHL press office KHL press office
Exclusive for khl.ru
分享到:
Прямая ссылка на материал
Распечатат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