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L press office KHL press office
Exclusive for khl.ru
在苏联时期,媒体对冰球运动发展行成了巨大的影响。在1932年苏联媒体改变了冰球运动的发展,16年后(1948年)他们已经无法阻止冰球的热度。

在苏联,冰球产生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1945年5月苏联卫国战争结束,而在1946年12月苏联历史上第一个冰球联赛启动。7年后(从运动历史发展来看,这时间很短)——苏联国家队已经在世锦赛迎来首秀,并且苏联国家队还夺冠了,而且进入顶级组并牢牢地稳固在顶级组的宝位。在三十年时间里,苏联国家队均夺得世锦赛奖牌(除了1962年,因政治原因缺席),并且银牌和铜牌当时在苏联国家队看来就是失败。

冰球——当时被称为“加拿大式冰球”,不要和“俄罗斯式冰球”混淆——很快就被观众爱上了。媒体对这一项新运动也给予了好评,他们在报纸上对比赛的报道也十分详细。此外,这些战报通常是由没有参加比赛的球员或裁判(至少这些战报有他们的签名)写的。因此,战报内容除了比赛进程描述外,还包括各种比赛战术和技术方面的详细解释。比如,谢尔盖·阿列克桑德罗维奇·萨文(苏联冰球主要创造者之一)发布的莫斯科迪纳摩对阵萨马拉苏维埃之翼的比赛战报(6-1):胜利者——像和所有其他球队来说都有典型的劣势:射门环节薄弱,不能在防守区用身体冲撞进行防守。他们打球时候用得横传而不是纵向和斜传球,很明显球员们的这样迷恋个人进攻行为是有害的。失败者,在具有天赋的球员情况下,缺乏对比赛技术和战术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仅仅在赛季过程中试图弥补不足的地方是错误的。 需要与球队进行努力和艰苦的训练,提升球队各方面的表现。

这战报是在苏联第二届联赛提到的——当时大家都感觉到了,加拿大式冰球不仅是因为新奇事物而有意思,而且还因为苏联人认真喜欢上了这项运动。这让俄罗斯式冰球的支持者们非常不安。 他们对新运动项目越来越受欢迎的这件事有些“吃醋”,并试图铲除竞争对手。他们采取已经经过反复试验的方法,而且效果不错的一个方法:让其他人相信这项运动是意识形态的,让加拿大式冰球败坏信誉。在苏联联赛第二个赛季中,《共青团真理报》(Komsomolskaya Pravda)发表了一篇相当大的文章,题为“合法问题”。

96d8db3eab45e28529c95205328e85f0.jpg

我们来看一下在这一篇文章他们写了什么:

”俄罗斯式冰球是一项刚毅运动,比赛充满了自然优美的运动动作。冰球比赛吸引了许多观众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一年前,我们开始去学一项新运动——加拿大式冰球。许多体育委员会、志愿协会都开始积极参与加拿大式冰球的发展,完全放弃了俄罗斯式冰球。

“全苏联和莫斯科体育委员会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我们来说一项新运动——加拿大式冰球。海外的“新鲜事”现在支配着一些工会委员会雇员。一项命令已经颁布,允许球员自己选,他们想打加拿大式或俄罗斯式冰球。结果,几乎所有的大师们,除了少数例外,都转向了加拿大式冰球。

加拿大式冰球,以其异常粗糙的行为,是典型的西方资产阶级运动。加拿大式冰球接受的是小尺寸的冰球场,因为他们生活水平并不美好。问题是,为什么我们要在具有大面积,而且这样漫长的冬季挤满在小球场?“。

“我们不能不注意到《苏维埃体育报》(Sovetsky sport),属于全苏联体育委员会的机构所采取的奇怪立场。本报对我们的球员很快“掌握”了加拿大式冰球的事实不厌其烦,高兴到哽咽。

据进一步解释,他们是在俄罗斯式冰球的帮助下学会了,并得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论:“这表明,俄罗斯球员最好的大师,打加拿大式冰球,没有提高,但降低了他们的冰球技术水平。我们深信,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战术上的优势都不属于加拿大式冰球,而属于俄罗斯式冰球。所提供的证据对俄罗斯式冰球的优势相当有说服力。”

《苏维埃体育报》对这一篇很快(不到一周时间里)作出了反应:

“然而,在鼓吹俄罗斯式冰球运动已经成为一项真正受欢迎的运动的同时,《共青团真理报》却徒劳地试图诋毁这项在短时间内在我国流行起来的新运动。”加拿大式冰球,以其异常粗糙的行为,是典型的西方资产阶级运动”——《共青团真理报》指出。但是这也属于足球、拳击、篮球和其他运动项目。这些运动会在我国也有推行。但是苏联和资产阶级的足球、拳击和篮球之间有多么大的差距啊!苏联运动员对资产阶级运动的习俗极为陌生。他们也与西方冠军的风格、战术和技术的奴性模仿格格不入。我们创造了自己的苏联式体育运动,在重大的国际比赛中,苏联式体育运动比资产阶级的优越性得到了令人信服的证明。

“加拿大式冰球在苏联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共青团真理报》的这种立场可以理解为一种想淘汰这项运动的呼声。没有必要像《共青团真理报》那样,把两个有趣而有用的冬季运动会进行对比。苏联的群众体育运动为两种冰球的成功发展展开了一切可能。”

“最后,提出一个合理的问题是恰当的:为什么《共青团真理报》在经常报道苏联加拿大式冰球联赛时,他们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俄罗斯式冰球呢?《共青团真理报》的读者可能真的会觉得,在苏联已经不再打俄罗斯冰球。”

如果有人有这样的论点使人发笑,那不要提前作出结论;这里并没有什么搞笑的。在这类出版物之后出现的组织问题很容易“打击”一个科学项目,甚至一个农业产业;而且在不同时期,这些问题使许多人失去了工作、自由,甚至生命。谁知道,如果《苏维埃体育报》没有及时挺身而出,加拿大式的冰球在苏联国内会怎么样?

d5ee8c78ec747c384565d43c3d5749c9.jpg

1932年,德国柏林冰球队球员来到苏联举行表演赛。根据巡赛结果,《体育与运动》杂志指出如下:

“……在具有这样的规则面前,比赛是纯粹的个人和过简单的。比赛缺乏战术,这种冰球与班迪球没法比。唯一的战术是把球传给你站在正确的位置上的搭档,而最后搭档要带球到门前,传给身后的搭档或自己完成射门,<…>在比赛中没有其他的战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比赛也过简单“。

“我们是否应该培养加拿大式冰球的问题可以用否定的方式来回答,因为班迪球不仅更有趣,而且还需要更高的技术和身体素质。”

需要指出的是,《体育与运动》是当时国家体育的“喉舌”,而以《红色体育》为名出版的《苏维埃体育报》的前身还没有这样的威信。

1946年《体育与运动》已经在加拿大式冰球和俄罗斯式之间的斗争中避免了批评,并采取了中立态度。

KHL press office KHL press office
Exclusive for khl.ru
分享到:
Прямая ссылка на материал
Распечатат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