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斯卡洛夫的小时候,比赛在无守门员情况下举行,每一场比赛,他不愿看到球队的领先优势被白白浪费,所以每次进攻后,“小战士”滑到防守线里,奋不顾身地挡出对手的射门,那时现圣彼得堡陆军门将凭借着自己的神勇表现引起了教练的注意,获得展现出自己的一个良机,一次站在球门前的机会……从那时阿斯卡洛夫的故事开始。然而,如今”阿斯卡洛夫的故事“仍在继续——因他是左撇子门将,偶尔小将遇到装备的问题。

阿斯卡洛夫的小时候的帮助球队守住球门的愿望从未消退过,今年12月份阿斯卡洛夫将在世青赛上迎来第二次亮相,他渴望展现自己在芬兰卡尔亚拉杯上上演的自信和沉着的表现。18岁的小天赋作为国家队首发门将帮助球队在点球大战击败瑞典、芬兰和捷克,以三战全胜的佳绩帮助球队捧起第一频道杯。

问:我们先从重要问题开始吧。你家的刺猬叫什么名字?

答:不再有刺猬了(微笑)。他叫雷克斯,因为我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他,我们就把他寄养给能更好照顾他的人。

问:太可怜了,希望他会用在线方式观看世青赛,为你打call。在俄罗斯4-3点球胜瑞典的比赛之后你被入选比赛MVP,是不是那场比赛是第一频道中的最艰难的一场?

答:不是吧,对阵芬兰的比赛更加情绪化,更消耗体力,因为那场是第一频道杯的第一场比赛,此外在那场比赛前我好久没出战,只是在对阵北京昆仑鸿星队的比赛出战,然后我生病了,很久没有上场了。所以对阵芬兰的比赛更艰难。

问:作为一名守门员,你害怕点球大战吗?你看起来很轻松。

答:点球大战总是让我焦虑。不管你在点球大战中面对的哪支球队,这总是令我担忧的。因为这就是轮盘赌,但你只要尽力打败对手。这是一场1对1的对决,这从来都不容易。

问:为什么你想做守门员?

答:小时候我们没有前锋,后卫或守门员这样的划分。每个人都要参与进攻,每个人都回到防守线参与防守。我一直向自己提出一个问题:”为了进球我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为什么对手这么容易追平?为了能够打进一粒我花了很多体力,而且取得进球之后,我们就有丢球,我真不喜欢那样,我尽我所能成为全队第一回到防守线的球员,并试着用我的装备来阻挡对手射门,然后教练注意到了这一点,让我试试当守门员。

问:你家里有运动员吗?

答:我家里没有职业运动员,但我们是一个热爱运动的家庭。虽然我有个弟弟比我小八岁,但遗憾的是我没有机会带他去和我一起练。原来就我开始在鄂木斯克打冰球,我爸爸经常带我去那里训练。现在我爸爸还在鄂木斯克,也没人带他去训练……

问:我觉得鄂木斯克不仅仅是你的开始打冰球的地方……

答:我可以说自己很幸运能在鄂木斯克出生。冬天没什么事可做(笑)。外面真是冬天,不幸的是,在圣彼得堡你没有那么多的雪和冰场。回到鄂木斯克,我有一个室外球场就在我家前面。既然周围没什么事可做,我就去那里。一开始,我会拿球杆和我的爸爸和爷爷一起玩。然后我得到了我的第一双冰鞋,后者开始在室外冰场滑行。

问:在守门员们接受我的采访时,我总会问一个问题:最令你难忘的失球是哪个?为什么?

答:有好多(笑声),当然有这样的失球,但我不想说出来!因为,要是有失球,那这就是应该发生的事,其中有一些决定夺冠的或者其他重要的赛事的命运,这样的失球会让我感觉到愤怒,它们会让我开始更加努力地训练。让我更有动力,而且这些会帮助我赢得比赛。我确实丢掉过好几粒!

问:你是迷信或仪式主义者?

答:实际上,我不是那种迷信的人。我没有任何仪式,但每次我都会做一套动作。但我不认为这是一种仪式。我会听音乐,去冰上滑一滑,提前准备好我的装备,准备好我的球杆……在热身时做同样的事情。就这样。就是把注意力放在比赛中,但我不认为这是一种仪式。

问:除了冰球你还有哪些爱好?

答:我喜欢打网球,喜欢踢球。早在疫情出现之前,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在外面吃饭……只是让你在一段时间忘记冰球。因为有时需要放松自己。你不能一辈子都想着冰球。你需要保持头脑清醒。我不知道看电影和在去饭店吃饭是否属于爱好,但我很喜欢。

问:在你的冰球生涯中最有趣的故事有哪些?

我觉得最有趣的是这个,我们2002年的俄罗斯队有一个装备师,他一句英语也不会说,但无论我们去哪里,他都喜欢跟附近的人聊天。他只是喜欢聊天,现在还仍然喜欢。有一次他迷路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他,后来我们发现他被邀请到别人家里去了。这故事发生在加拿大。那很有趣。这个人一点英语也不会说,但不知怎么的,他被邀请到一个加拿大家庭的家里来,最后他确实回来了。一切都很好。

Anton Smirnov Anton Smirnov
Gillian Kemmerer Gillian Kemmerer
Exclusive for khl.ru

相关球队

SKA (Saint Petersburg) SKA (Saint Petersburg)
分享到:
Прямая ссылка на материал
Распечатать